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ys2688

为网友提供义务法律咨询。蒙面客,小偷,骗子来访不欢迎,请自重。!

 
 
 

日志

 
 

2000余人"不法分子"围堵云南绥江县人民政府  

2011-03-31 08:4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南绥江村民不满征地安置堵路踩踏公安局长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31日03:54  东方网

张泽红 制图 张泽红 制图
绥江县政府表示,聚集的民众高峰时有2000余人。 

  云南昭通市绥江县村民不满征地安置政策封堵交通要道 最多时达2000余人.

  这是公安部发布关于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的禁令之后,已知的全国第一起涉及征地拆迁的群体性事件。

  3月25日11时至29日近17时,云南绥江部分村民因不满征地拆迁安置政策,采取聚集县政府、堵路等极端方式反映诉求,共持续了102个小时。绥江县政府称,堵路民众最多时达2000余人。

  而今年3月,公安部刚刚下发了《2011年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

  5天的时间,局势有逐步升级的态势:第一天个别村民与施工单位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第二天个别民警被推倒后遭踩踏,第三天,甚至该县公安局长也被围堵和踩踏,第四天官方宣称将“强制清场”,第五天400余名特警、武警与民兵包围堵路点。

  不过这次,警方没有手持警棍警盾直接强力清场,劝离和拆除路障都是由其他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展开的,绥江县委书记卢云峰说,严格遵守了公安部的《意见》。

  (应采访者的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云南昭通

  27日凌晨2时许,云南昭通市绥江县副县长、公安局长高发兴身着便衣,高举一大喇叭朝县城“进城路口”上聚集的数百人喊话:“我是公安局长高发兴,你们堵路是违法的,要立即离开,不准堵在这里。”

  约30分钟后,高发兴被现场的人群围起。短暂的肢体接触后,高发兴趴倒在地,一只只脚在他身上踩过,后在便衣民警的趁乱帮助下,才得以逃离人群。

  堵路的人群是绥江县的(向家坝水电站)库区移民。3月25日,因不满征地拆迁补偿政策,部分村民陆续抵达绥江县人民政府反映诉求。移民认为征地补偿金过低、补偿方式不合理。例如,水田只有22600元/亩,安置补助费为13560元/亩;选择逐年补偿安置方式的(统筹人均30720元),每月只发160元(数额略大于银行的存款利息)。之后,部分村民对政府的解答不满意,便“驻守”在多条县城干道,并封锁了库区施工的通行道路,一直持续到29日16时30分。

  28日,绥江县政府公告称:“个别不法分子利用上访群众的诉求之机,制造事端,阻断交通,并围堵、殴打工作人员。”昨日,绥江县长杨淞称:“17名公安干警与多名工作人员被打伤。”

  绥江县是云南省第一移民大县,修建向家坝水电站移民任务最重,总移民人口近6万,占全库区的45.5%、云南的90%,占全县总人口的1/3强。

  第一天

  只有交警疏导交通

  未见全副武装的警察

  事情最初发生在3月25日上午11时许。10余名村民称,这一天,是政府限定的“签约截止日”。移民王国强说,政府告知3月25日之前不签征地拆迁协议的,将视为自动放弃。

  因不满征地拆迁政策,部分村民拒绝在协议上签字,并陆续来到绥江县人民政府反映诉求。

  村民何艳丽说,聚集的民众高峰时超过了7000人。绥江县政府认为没有那么多,高峰时有2000余人。

  绥江县公告称,高度重视并认真接待了反映诉求的群众。然而,一些村民抱怨,政府工作人员只是敷衍了事。于是,他们就封堵了县城的一些道路,想借此引起政府的重视。

  25日中午12时40分许,一起意外冲突令局势骤然恶化。村民毛祥说,云南建工集团(施工单位)的一辆越野车强行冲撞村民“把守”的路口,撞伤了多名村民并口出狂言。

  “我亲耳听见的,车内的那名(云南建工)老总撞人后说‘公司有钱,撞死几十个也赔得起’。”移民朱瑞安说,这一举动激怒了村民们。

  25日13时许,村民们与一名现场拍摄录像的云南建工集团工作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后,将其围困在一辆轿车内。

  一个双方都认可的事实是,该名男子35个小时后才逃离了围困。只是政府与村民的表述不同:政府说是“被解救”出来的,而村民说是被警方偷着放走的。

  以往的一些群体性事件,地方政府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化,会选择在第一时间出动公安民警手持警械进行“维稳”。而凌云等移民回忆,25日,街上只见到了几名疏导交通与维持秩序的交警,并没有看到呼啸而来的警车与全副武装的警察。

  就此,绥江县委书记卢云峰告诉早报记者,绥江严格遵守了公安部的《意见》,首要的工作思路是:慎用公安民警暴力清场,主张多沟通,进行解答并派出工作组深入村民家中主动宣传和解释政策。

  第二天

  数十警察与“迷彩服”

  规避与村民冲突

  据堵守路口的村民们说,26日凌晨0时30分许,多名民警到来,随后还来了一辆120救护车,“民警是来‘解救’那名被围困的‘云南建工’,医护人员将车厢内的‘云南建工’转移到了120车内,输上了药液。”

  多人回忆,当时“云南建工”因缺少进食与紧张害怕,已经虚脱了,“需要挂盐水”。但民警依旧并没能说服围堵的村民放了这名“撞伤村民的仇人同党”。

  在事件发生16个小时后,也就是26日3时10分许,村民们第一次看到了成批的公安民警。凌云等村民说,七八十名身穿警服、迷彩服的人员趁夜赶来,与村民发生了肢体冲突,多名移民受伤,“其中一王姓小伙是被摁倒在地打的,一条胳膊与一条腿都骨折了。”

  多名村民坚称,公安人员还抓走了2名村民,但不久后因“慑于移民的压力,怕引起冲突,把抓走的2人又给放回来了”。

  而绥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陈祥说,公安民警26日凌晨只是去维持秩序,“对少数涉嫌违法人员进行了传唤,并非强制清场。”

  一个确定的事实是:双方并没有酿成大规模的冲突,大部分民警与“迷彩服”选择了离去,村民依旧蹲守在路口,“云南建工”的工作人员也没能借机“逃离”围困。

  在此前的一些群体性事件中,警方在调集大批警力赶往事发现场后,经常会立即采取强制手段进行清场。但绥江县七八十名民警与“迷彩服”却显得“不够果断”,反而在刻意“规避”与移民发生大规模冲突。就此,陈祥说,绥江县早就明确“不会为了迅速平息事件而随意抓人”。

  不过,村民们并未停止声讨。26日上午9时,越聚越多的村民开始谴责警察与“迷彩服”打人的行径。两名距离伤员最近的民警遭移民包围,被要求将伤员背到2公里外的绥江县人民政府“讨说法”。

  村民并没有离开县政府。随后,绥江县县长杨淞与昭通市移民局、三峡公司、中南设计院等部门的负责人相继与移民进行了再次会谈。但村民们说:“他们的解释移民同样不满意。”

  第三天

  公安局长被打伤

  未采取大规模抓捕行动

  27日凌晨2时许,高发兴拿着大喇叭、带领七八名便衣警察来到了村民聚集区,前来“营救”被困在120车上的3人(云南建工的工作人员与两名政府人员)。一些村民称,高发兴在正面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便衣”们趁乱接近了120救护车,打开车门将里面的人“救”走了。发现这一情况后,部分村民情绪激动,围住了高发兴,不久,他“被愤怒的群众打倒”,“被人群给踩了”。

  绥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赵崇燕说,高发兴是被移民“用拳脚打伤的”。昨晚,县长杨淞告诉早报记者,高发兴伤势较重仍在住院治疗,“伤到了下身”。

  此前,警方高层遭遇殴打,往往会引发警方更具效力的强制行动。不过,高发兴被打事件发生后,绥江警方保持了相对克制,没有出动大批警员进行“营救”,事后也没有对涉案移民采取大规模抓捕行动。

  6个小时后(27日8时),县委书记卢云峰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各单位负责人在移民工作中“严禁工作方法简单,工作态度粗暴,平稳处理移民诉求,促进尽早化解这场危机”。

  第四天

  宣称将“强制清场”

  但并没实施

  村民将120救护车作为“战利品”摆在了“聚集点”附近向外人展示,车身涂上了“(政府)不管移民”等口号,四个轮胎被放气后已瘪。但在白天,没有警车也不见身穿制服的民警。

  28日晚,绥江县电视台一套滚动播出了绥政公(2011)1号公告与县长杨淞的电视讲话。公告称:“个别不法分子利用上访群众反映诉求之机,制造事端,阻断交通,围堵、殴打工作人员。”

  杨淞在讲话中指出:堵路的举动严重扰乱了公共秩序,要求立即停止非法行为,撤离现场,撤掉路障。

  21时许,一辆写有“司法局”字样的车驶来,有政府工作人员带着扩音器向堵路的移民喊话,要求移民在24时前离开现场,否则,“政府将强制清场”。

  村民王英说,他们原以为会遭遇以往新闻报道式的遭遇:公安民警突袭。然而,他们坚守了一晚,也没有遭遇强制清场。

  第五天

  警方拦住围观群众

  政府机关人员清场

  29日上午,堵路点风平浪静。但下午1时,七八辆警车开来,有人通过车顶的扩音器喊话:再不撤离,将强制清场。

  村民们没有离去。1小时后,400余名成队的特警、武警与民兵在一辆装甲车开道之下,排着队、喊着口号赶来,设外、中、内三道防线包围了堵路点,并沿街排开,拦住了围观群众。

  与以往群体性事件中的强制清场不同。这次,公安民警们没有手持警棍驱赶群众直接进行清场,而是交给了非暴力机关的其他政府部门工作人员。

  公安民警队形排列完毕后,数百名身着便装,脖挂“工作证”牌子的政府工作人员来到了堵路点,开始了劝离工作。其中,女性工作人员围住了女移民(比例达10:1),而男性工作人员开始动手拆除路障。

  这期间,虽有移民抗议,但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一些年纪较长的女性被陆续“搀走”,男性也陆续离开。

  一阵灰尘后,政府工作人员清理完了路障。不久,政府宣布:进城路口的路障已被清理,阻断102小时的交通恢复了正常。

  昨晚,昭通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朝德说,昭通市公安机关严格遵守公安部下发的《意见》,没有滥用警力,公安民警只是去现场“震慑不法分子”,并及时预防清场过程中的意外,“没有一名公安民警(直接)参与清场”。

  不过,依旧有移民抱怨:“公安民警没有亲自强制清场,但他们站在那里,就是为了威胁我们。”其实,早在26日,就有移民们传“政府已经调集了400多名警力来对付我们”。但大批公安民警直到29日下午才出现。

  就此,绥江县的一些政府负责人告诉早报记者,大批公安民警确实早已调入了绥江,“但一直没有用”。而坐镇指挥的张朝德说当时的工作思想很明确:人民内部矛盾,尽量避免把公安民警推向第一线。最终,绥江“非正常性群访事件”并没演变成大规模肢体冲突。

  昨日,绥江县公安局发布通告:敦促涉嫌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陈祥说,公安机关并没有为了快速平息非正常性群访事件而抓人,“但在取证后会对不法分子进行调查”。(东方早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42)|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